追蹤
闇堂領域‧被遺忘的時代
關於部落格
─慾望和願望間求生存─
Unconscious Fantacy
俺搬家了~
  • 59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AK-味道

沒有出成的旅游文-1(←也就是說,可能會有2??) ========================= 今年,我開始了畢生第一份打工,地點位於歐普本島的一座咖啡廳。 對於一位即將要升大學的學生來說,這是再正常不過的經歷。 想當然,我也是這麼覺得的,直到我遇見那兩個人。 說是遇見,倒也不能那麼說,因為他們倆是這裡的常客。 我知道,一位服務生對於客人最失禮的莫過於去觀察他的外表,可原諒我實在沒辦法,不論我再怎麼告誡自己可眼神就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看。 朋友嘛………絕對是! 戀人嘛………不清楚! 死黨嘛………不止啦!! 以上,我的評價。 ○●○● 說來有趣,他們不論是否為假日來的時間絕對一致,不管是不是一開始就一起來還是說有先後順序,只能說………默契之好啊! 多虧他們,咖啡廳每到這個時候鐵定高朋滿座,沒辦法,誰叫那兩位都是美型的呢?又是截然不同的類型。 我的色彩學其實不是很好,可看看他們倆──海藍配深褐、翠綠配澄紫,沒想過這樣的配法卻也找不出哪裡有違和,很不可思議吧! 從我放暑假來打工到開學還有整整接近半年的時間,而這之中他們已經連續來了快三個月。 終於有一天,年輕氣盛好奇心旺盛的我藉著送餐點問了他們的名字。 阿斯蘭……… 還有基拉。 還有一點有趣的,他們倆的餐點根本不能說是“餐點”,叫“下午茶”還差不多。 一個點了卡布奇諾,另一個就點了黑咖啡,外加一盤現烤餅乾。 ○●○● 他們………真的很有趣。 明明不是自己擅長的味道卻還是像小孩子鬧彆扭逞強一樣硬是整杯灌下肚。 似乎能理解為何他們的餅乾絕對要續盤了。 更有趣的,把咖啡喝完的第一句話永遠不會變,而且出聲之間的誤差絕對不到0.1秒。 “好甜!” “好苦!” 之後呢………… “這麼甜的東西你怎喝得下去啊,基拉!?” “我才想問你呢,阿斯蘭!這個從頭到尾除了苦沒有別的味道的東西你是怎麼下肚的?” 再來,周圍一陣輕笑,包括我。 “既然不喜歡,就不要點啊!” 我很想這樣告訴他們,可又覺得很失禮,只有一次又一次的看著他們在跟自己的味蕾還有胃袋過不去。 又終於有一天,我真的忍不住了,於是趨前問他們原因。 在那之後,我也有好幾次問他們相同的問題;而他們的回答也永遠如出一轍,每每令我百思不解或者莫名其妙。 ○●○● 有些時候,一個問題不一定要得到解答。 就像現在,就像這樣。 無法得到回答的問題,給了他們的感情那麼一絲絲的神秘,一絲絲的曖昧;可是,說不出哪裡討厭。 儘管如此,他們也照樣如此過日子,我也依我的計畫做我的打工。 慢慢的,習慣了這樣的步調。 很清楚這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疑問,可是不會有人想打破這樣的寧靜。 也許是……得來不易吧。 直至有一天,其中一位不見了。 那是個跟平常一樣的下午,可是,有點不一樣了。 那天,來咖啡廳報到的只有基拉。 還記得……那是在U7墜落後不久。 這家咖啡廳很幸運的沒被波及,不過內部也有點凌亂就是了。當然,早就收拾乾淨了。 基於關心我上前去問了問,他只是平淡的回答說他有事去了Plant一趟。 自那之後,黑咖啡就不曾出現了,反而是卡布奇諾成了他的新寵。 過沒幾天,連他也不見了。 而接著又隔一兩天,新聞傳來現任首長阿斯哈代表遭前大戰英雄戰艦擄走的訊息;又接著沒幾天,政府宣布加入地聯。 對於這樣的決定,大家氣憤歸氣憤,可又能如何呢?像我們這樣的尋常老百姓能做的就是竭盡所能的度過每一天。如此而已。 然事實上,所有人都很清楚──加入地聯意味著總有一天這裡也會變成戰場,現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這樣的和平,還能持續多久? ○●○● 隔沒幾個月,預感成真了。 ZAFT打到這裡來,說是『藍波絲菊』現任領導洛德‧吉布列藏匿於此。 和其他難民一同縮在防空洞內,我眼睛死死的盯著電視的實況轉撥。 似乎………相當激烈啊…………… 以ZAFT的氣勢來講歐普的勝算不大,幾乎說是沒有勝算。 這麼想的同時,畫面映出不可置信的一幕── 大天使號,現身歐普海域上空,沒多久連『自由』和『正義』鋼彈也跑來助陣。 是說………這是變相的在辦老人茶會嗎?怎麼打過『雅金‧杜威』戰役的幾乎全跑來了!? 可也多虧他們,ZAFT退兵了。 在看著那兩架藍白與紅的機體翱翔於天際和ZAFT方的MS戰鬥時,我不知為何聯想到那兩位……… 這樣的想法讓我不寒而慄。 他們倆………怎麼可能呢? 不管怎麼看………都不可能啊! 我這樣告訴自己,但我還是無法丟棄那個想法。 ○●○● 從那次Plant的攻打以來,我老覺得時間似乎快了一倍──Plant遭襲擊、月面基地被打、歐普出征、立定停戰協議。 速度快到像走馬看花,可是算了。 除了過日子,我們還能怎樣呢? 終於的終於,這是我在這家咖啡廳打工的最後一天。 到了熟悉的時間,門上的鈴鐺隨著開門發出“叮鈴叮鈴”的聲音,進來的是很熟悉的人。不過,這次又回覆成兩個人。 老樣子給了他們一樣的餐點,然後又看著他們說出相同的話。 先前戰爭如火如荼緊繃的日子彷彿是場夢。 大概是老毛病吧,我又問了那個問題,如預期的他們答案一樣沒變。 不過這次,我似乎能理解這樣回答的涵義了。 從我開始交女朋友的那一刻起。 “因為,有對方的味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