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闇堂領域‧被遺忘的時代
關於部落格
─慾望和願望間求生存─
Unconscious Fantacy
俺搬家了~
  • 59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AKS旅游祭-老公妄想症候群(AK)(EG成分有)

 

關鍵字:北海道牧場

.S.粗體字部分為某花的妄想內容。

 

 

 

 

 

 

 

暑假。對學生們來說,不論大的小的,這兩個字的意義就是不用讀書+不用考試+不用見到老師+不會被師長碎碎念+可以打工+可以玩的日子,尤其是最後一項。

 

不過,以上乃指單身的話;至於非單身呢?

 

 

 

 

 

 

 

 

 

當然是跟著最心愛最疼愛最可愛最楚楚動人最沉魚落雁最惹人憐愛最天真最單純的老婆大人一起出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乃為Plant公立大學二年級生──阿斯蘭‧薩拉,現在的心情寫照。

 

 

「那個……阿斯蘭,不好意思喔~~我這個暑假要去我住在北海道的表姊家!」

「咦?」

 

 

要去北海道→會跟他分開→這個暑假不能在一起!!!!?????

 

 

轟隆!晴天霹靂。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No~~~~~~~~~~~~~~~~~~~

 

 

原本還打算………藉由這次暑假想辦法和基拉感情進一步提升最好是能夠直接就奔回本壘~~~~~~~~

 

 

 

是的!阿斯蘭和基拉,AthKiraAK,這兩位從一開始交往距今也要1年了卻連個親嘴都還沒有。

原因:某個人實在神經大條!

 

 

 

 

 

可是────

 

連一壘的壘包都還沒踩不代表某人不需要“發洩”。

 

於是乎,咱們玉樹臨風一表人才威震四方威風八面相貌堂堂的貴公子阿斯蘭SAMA,只有靠一個辦法來解決他對於基拉的渴望────妄想!!!

 

 

 

 

 

 

 

 

 

 

 

場景轉回來,某個藍頭髮的貴公子還在蹲地板畫圈圈。突然────

 

 

 

 

 

 

等等!

所謂『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既然他的親親基拉不能陪他過暑假,何不他去陪基拉過暑假!!???

 

 

 

 

喔耶~~~我是天才!!!!!

 

 

○●○●

 

 

場景轉到北海道一座牧場中央的房屋。

 

 

「好久不見了,拉克絲姊姊!」

「啊啦~~這不是基拉嗎?真的好久不見了!………咦,旁邊那位是你同學嗎?」

她指著跟在基拉後面的阿斯蘭。

「初次見面,妳好。我是阿斯蘭‧薩拉!」

「喔………阿斯蘭啊?想必基拉一定很常給你添麻煩吧?」

「拉克絲!!!」

「啊啊~~不會不會,我還蠻習慣照顧人的。」

「這樣啊…………」

「我、我們快點進屋吧!!」

 

 

 

 

基拉的表姊拉克絲跟父母在北海道經營一座小型牧場,平日就由她們一家三口照顧;不過這個暑假拉克絲的父母參加旅行團出國去了,所以才要基拉利用暑假過來幫忙。

 

 

「基拉,阿斯蘭,你們先換上工作服,換好了到牧場找我,我先去放牧今天的羊。」

「好的。」

「不好意思了。」

兩人進了更衣室,又突然────

 

 

等一下!!

所謂工作服→服務生在穿的那種→僕人會穿的→女僕裝!!????(同學,你想到哪裡去了?)

 

 

 

 

今天,天氣晴朗。

位於市郊的一棟洋房。裡面,身著傳統擴領短裙白色蕾絲邊背後綁個超大蝴蝶結看得到絕對領域女僕服的基拉正賣力的拿著掃把打掃客廳;另一邊,有著藍色頭髮英俊挺拔的富家少爺阿斯蘭正好從樓梯上走下。

 

「早啊,基拉!」

「啊──早、早安,阿斯蘭少爺!!」

「呵呵~叫我阿斯蘭就行了!今天過得怎麼樣?」

「非、非常好!謝謝少爺關心!!」

「就說了叫阿斯蘭就行了。」

接著,阿斯蘭走向客廳裡一個真皮沙發並坐了上去。他朝基拉拍拍自己的大腿。

「基拉,你過來一下,我有事跟你說。來這邊坐好。」

「什麼事啊,少爺………嗚哇啊────你做什麼啦!!???」

「來給我親愛的基拉做個全身健康檢查啊!」

「那也不用………少爺,你的手在摸哪裡!?」

「嗯─不對,要叫我什麼?」

「主、主人………」

「很好──這是獎賞。」

「嗯………討厭啦~~主人!不要……不要摸………人家…嗯嗯……那裡……」

「乖喔~基拉!」

「嗯啊────」

趁著一個疏忽,薄唇迅速擄掠櫻唇,並開始在裡面翻攪。手也不安分的向後方內部探去。

 

 

「啊啊………基拉…………」

「阿斯蘭~~你換好了沒?」

基拉站在阿斯蘭的更衣室外面問。

「呃……啊!馬上好!!抱歉抱歉,我剛在想事情!」

「真是的………快點喔!不能讓拉克絲姊姊等太久。」

「我這就好!!!」

 

 

 

 

 

 

「話說回來,我還是第一次穿這個厚又寬的吊帶褲誒!」

感覺好像很熱………

「呵呵……我也是啊,基拉。」

 

 

 

 

○●○●

 

 

 

「啊啦~~你們來啦!基拉,你就跟阿斯蘭一起幫我剃羊毛吧!」

「好的。」X2

 

 

 

 

AK兩隻,基拉用手圈住一隻綿羊的脖子,阿斯蘭則拿著剃毛機慢慢在羊的身上開始來回。

「沒想到………原來綿羊沒有想像中那麼肥嘛……………」

「呵呵~基拉,綿羊看起來會肥是因為毛蓬的緣故。」

「不過這樣被剃得光溜溜的好嗎?看起來很冷說…………」

「所以才要選在夏天剃毛啊…………」

隨著本生長在羊身上的捲翹毛絮逐漸掉落,某位先生的思想也開始脫離。

 

 

 

 

光溜溜啊…………

 

 

 

 

早晨的陽光柔和的自窗戶灑進房內。

床上,被被褥包裹的少年緩緩起身,本用來遮罩的被單順著光滑且性感的曲線滑下。他揉了揉被自己壓得亂翹的褐髮。

就在基拉還低血壓呆坐在床上揉眼睛抓頭髮之時,阿斯蘭端著一盤西式早點進房門來。他把托盤放在床一邊的矮櫃上。

「早啊~基拉,昨晚睡得好嗎?」

「託你的福,很‧不‧好!」

尤其是後面,痛得要命!!

「這樣啊………真抱歉弄疼你了。誰叫基拉昨晚那麼誘人那麼可口呢?」

某人絲毫沒有悔意的抱住基拉,雙手開始不安分的上下游移。

「等下,阿斯蘭!你的手在摸哪裡!?」

「在幫我的寶貝按摩啊!」

「按摩就按摩別給我亂摸!!!……等等!那裡………不要~~~~」

「看來昨晚真的不小心把親親基拉的裡面弄得很髒呢!我來把他清乾淨吧!」

這麼說的同時阿斯蘭自背後一個用力將基拉按倒在床上,藉著昨天殘留的精華手指輕而易舉的長驅直入。

「等等,阿斯蘭!昨天……不是才…………」

「基拉還沒吃早餐吧?我也還沒呢!」

「那就起來啊!!」

「我正在吃了啊。」

「你…………唔……哈啊………等下……不……要…停………嗯啊…………」

「原來基拉也要我不要停啊…?那我繼續了!」

說著阿斯蘭用自己的慾望取代原先的手指。

「啊啊啊──────!!阿、阿斯蘭,別………好痛!!!」

「乖喔~~基拉!」

 

 

 

 

 

 

「基拉………」

「咩咩咩咩咩咩咩~~~~~~~~~~~~~!!!!!」

一隻綿羊的慘叫換回某人已神遊不知何方的思緒。

「喂喂~~阿斯蘭!!你打算在同一個地方剃多久啊!!???你瞧,都要破皮了!!!」

「咦……啊!!對不起~~~~!!!」

「你到底在搞什麼啊?這樣也能發呆!服了你誒………」

「呃……哈哈…………」

 

 

 

 

○●○●

 

 

 

 

──中午──

拉克絲在廚房準備午餐,基拉自告奮勇的跑去幫忙,阿斯蘭則負責將碗筷擺好並收拾下餐廳。

不一會,拉克絲自廚房走出。

「啊呀~真不好意思,阿斯蘭。」

「不會………對了,怎麼只有你出來?基拉呢?」

「他說剩下的他來弄就行了,要我先出去外面等著。真佩服他啊……這次居然圍了條圍裙就去弄飯………」

講完,拉克絲還不忘偷偷瞄了下旁邊人的反應。

阿斯蘭似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呆滯。

 

 

 

 

(又)等一下!!!

只圍了條圍裙→全身上下只有圍圍裙→除了圍裙之外沒有穿任何衣物→裸體圍裙!!!!???(喂…………)

 

 

 

 

閒適的午後。

客廳裡,作為新婚之夫的阿斯蘭正坐在沙發上翻著今天的報紙。突然,一個重物冷不妨的壓在他身上。

「好重………基拉,你在做什麼?」

「靠著你,不行喔?」

「你這哪叫靠著分明就是把我當成坐墊了。還有,你只圍個圍裙是想給我飯後甜點嗎?」

嘴上這麼問可阿斯蘭已放下手中的報紙轉而環住基拉的纖腰,巴掌按揉著基拉既柔嫩又光滑更富有彈性的小屁股。另一隻手更沒有閒著從前方精準的握住基拉的慾望。

「等一下啦~~阿斯蘭,別那麼快…………」

「基拉,你可知道玩火的代價?」

阿斯蘭故意在基拉耳畔吹氣,引的基拉一陣輕顫。

接著,他微低頭含住基拉胸前的一個乳珠,不斷的舔舐、囓咬。

「哈啊………阿斯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