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闇堂領域‧被遺忘的時代
關於部落格
─慾望和願望間求生存─
Unconscious Fantacy
俺搬家了~
  • 59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種D同人文-AK 兔子的逆襲!?

很RP的東西,真的.....很RP。 不適者,慎慎慎~~ 以下正文↓ 話說,在某座森林的一處‧‧‧ -----------正午時分---------------- 「唉~」 大樹下,一個身影正坐在那唉聲嘆氣。 「怎麼辦~再這樣下去鐵定又要餓肚子了~~」 褐色的秀髮、一身襲白的打扮、小巧的臉蛋、精緻的五官、比女孩子還要來得細膩的肌膚,最後是那水汪汪的紫色大眼,怎麼看都給人一種天真浪漫無邪楚楚可憐誘人的樣子,真要說哪裡不相稱,大概就是他頭上那對似狗的耳朵和背後如野狼般毛茸茸的尾巴----------------不用懷疑,他是一匹狼! 或許各位會懷疑,這位看似萬年總受人見人撲連女人也壓不倒的,居然會是一匹狼?可是無庸置疑,他確實是一匹狼! 「我果然‧‧‧不適合當野狼嗎?」 仍舊待在樹下,基拉嘆了今早算起第32個氣。 想起方才又放走的獵物,基拉的臉越發憂鬱。並非他的狩獵技巧不好,而是------------------------他太善良了! 怎麼說?想一想,剛抓到手的獵物只因為自己不忍心殺害牠而放了一條生路而且還不只第一天第一次!當然如果是已死的倒還好,但要他去親手殺害一個活生生的動物,他就是下不了手啊!!!哪怕心裡很清楚那是要填飽肚子的必備品。 比起肉食,基拉比較適合當草食性動物!----------------------這是他週遭同伴對他的一致感想。 看來他這輩子注定吃魚了!因為那是他唯一敢殺的動物。 基拉逐漸將思緒提到之前,記得他的銀髮同伴講過-----------------你也不是故意才殺他們的,這也是為了要活下去啊!! 對阿~自己是為了要活下去,不是好玩,因為他也要過活啊!為了活下去只有殺了他們果腹,因為自己是野狼,是肉食的。 不自覺的,基拉開始進行自我催眠。 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為了要活下去。沒錯,他不能再婦人之仁了!否則這樣下去死的會是自己。 像是下定好了決心,站起身子拍拍衣服上的落葉和泥土,基拉再度踏上尋找獵物之途。 位於林間的一條小路,阿斯蘭提著裝滿蔬菜的籃子,心裡思考著接下來的午餐。 藍如海洋的頭髮呈半浮貼狀垂在鬢角兩側、高挑的身材、俊俏的五官、以深色為主的裝扮,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如王者般的氣質;而與前項敘述極為不搭的是他那同樣垂在頭髮兩側、絨白色的長耳朵。 答對了---------------------阿斯蘭他其實是隻兔子!! 又或許各位會懷疑,為何如此一個像阿斯蘭這般英俊挺拔理當高高在上的居然會是隻位在食物鏈下層的兔子!?這就好比為何像基拉這樣一個纖細誘人讓人想一口吃掉的竟然是位於食物鏈上層的狼!!一切盡在不言中。 扯遠了。 有一下沒一下輕晃著手中的竹籃,嘴上哼著即興小曲,阿斯蘭滿腦子只想回家做菜,渾然不覺背後即將面臨的攸關生死的危機。 隱身在草叢堆裡,基拉憑著身為狼的優越視力很快地就找著了獵物。這次,絕對要狠下心來! 稍稍在心裡評論了一下目標-------------藍髮的,看那耳朵,應該是兔子吧!似乎比自己還高出一些,不太好撲的樣子,算了這不是重點!看他拿的東西大概是等等要吃的吧?雖然很對不起也只有說聲抱歉了!---------------------------在心裡。 選了個突襲的絕佳位置,挪好身子,壓低姿勢,接著是-------------------- 心裡默數到3,緊接是縱身一跳,朝著前方的目標直直撲去!! 警覺到有團黑影撲進,阿斯蘭趕緊抬頭,立刻看到了朝自己來勢洶洶的基拉。 「可惡‧‧‧!」 迴避已不可能,阿斯蘭索性抓緊籃子朝對方揮去,不知是他的命中率太好還怎樣,這一擊很準確的打中了基拉的側腹,將對方甩的老遠。 「呀阿阿阿阿阿阿-----------------------------!!!」 被重甩後在地上滾了幾圈,基拉吃痛的坐在地上揉著剛剛被打到的地方。 「好痛‧‧‧」 沒想到這隻兔子比想像中還難對付,看來他午餐又得吃魚了! 待心情較為平靜後,阿斯蘭重新審視這個方才對自己造成莫大威脅的“東西”。 從身形判斷,應該是隻狼吧----------------------雖然他從頭到腳沒有一個地方很像,無論是外貿還是感覺。但那副耳朵和尾巴都在在證明那是狼! 見對方不再像剛剛那般殺氣騰騰,阿斯蘭於是壯膽走到基拉身旁坐下。 「你‧‧‧」猶豫了一下,阿斯蘭還是決定問出自己的疑惑: 「真的,是野狼嗎?」 不是瞧不起,是真的很不像! 本以為對方會大力反駁,怎料接下來的發展完全超出阿斯蘭的預料之外。 「連你也‧‧‧這麼認為嗎?」 基拉語帶哽咽,眼角開始匯集水氣。 「我果然‧‧‧沒有當野狼的天份嗎?」 漸漸的,基拉從原本的啜泣到後面直接嚎啕大哭了起來。畢竟,自己的同伴就算了,居然還被一個理當是自己狩獵對象之一的說不像野狼,任誰都會自尊心受創的。 瞧基拉哭得不成形,阿斯蘭也顯得不知所措。 「嗚哇----------------!!我沒有這個意思,別哭了拉~~」 想他阿斯蘭不可一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哭,無論男女。 「我不是故意的,好了好了,別哭了!」 阿斯蘭將基拉擁進懷哩,有點笨拙的拍了拍基拉的背外兼溫柔的摸摸基拉的頭,此模樣像極了在哄小孩的爸爸。 見懷中的哭聲沒有剛才那麼大,阿斯蘭這才放心的放開基拉。 「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用手拭去殘留在基拉臉上的淚珠,阿斯蘭用著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的溫柔語氣。 仔細看看,這隻野狼長得還挺可愛的,若不是他的耳朵和尾巴,還真的沒人把他當野狼! 緩緩的,阿斯蘭問了一句話: 「你‧‧‧叫什麼名字?」 「基‧‧‧拉‧‧‧」 基拉仍舊是語帶哽咽的道出自己的名字。 「基拉嗎‧‧‧?」 很好聽的名字阿‧‧‧‧‧‧ 「我是阿斯蘭!好了,別哭了。」 「抱歉‧‧‧那個,你的衣服‧‧‧」 「沒關係的,髒了再洗就行了!」 「但是‧‧‧」 「真的想補償的話,就來幫我清東西吧!」 「誒!?」 「上次我家附近淹水,後來水退後不知從何處漂來幾尾死魚,還沒有處理掉,所以‧‧‧」 阿斯蘭面有難色的望著基拉。 「你介意,當一下清道夫嗎?你應該也還沒吃飯吧!」 「真的?謝謝~~~~~~」 雖然還是得吃魚,不過總比沒東西好,基拉不敢保證自己還有體力去找新的獵物,剛剛的那一擊幾乎花掉他所有的力氣。 基拉欣喜若狂像是遇到恩人地抱住阿斯蘭,完全忘了他們倆的真正關係。 唔,他果然不適合當野狼! 當然阿斯蘭沒膽再講一次,他可不希望再度傷害到基拉。 阿斯蘭領著基拉回到家裡,並且將講好的“補償”做過處理後交給基拉。 看著基拉興高采烈的吃著,阿斯蘭不禁會心一笑。 「哈阿~~吃飽了!謝謝。」 基拉雙手合十,做了個感激的動作。 「不會。好了,我也該去用午餐了。」 「阿斯蘭還沒吃嗎?」 「是有準備食材,不過因為之前的一場騷動所以灑了一地,必須重新去找。」 不敢直接點名,不過事實還是很明顯。 「對、對不起!」 想到阿斯蘭才剛幫自己填飽肚子,自己卻害得他得重新張羅,基拉難為的垂下頭。 「不是你的錯,不用在意。」 怕基拉再度哭出來,阿斯蘭趕忙好聲安撫,畢竟要是再來一次山洪爆發他可受不住! 「那麼,我也來幫忙吧!」 基拉倏地一聲站起,表情異常堅定。 「你‧‧‧要幫忙?」 他沒聽錯吧!? 「基拉,你應該知道兔子是草食的吧?」 「我知道阿,所以才要幫忙啊!」 「你會做菜?」 「為何不會?」 「肉食性的會做素食?」 「不可以嗎?」 「‧‧‧‧‧‧」 「就像為何你是兔子卻會料理魚肉一樣,我也會料理蔬菜啊!」 「‧‧‧‧‧‧‧‧‧‧‧‧」 基拉講得理直氣壯,阿斯蘭卻覺得一陣暈眩。 他絕對是投錯胎了! 「算了,那先來幫我搬材料吧!」 「阿咧?阿斯蘭剛不是說要重新去找?」 「如果要新鮮的話當然得重新找,不過陳倉的其實也不錯。」 阿斯蘭說完就往倉庫的方向走去,基拉很自然的跟在後面。 進了倉庫後,阿斯蘭清點著會用到的材料並一一拿取,基拉卻像是童心大發的趴在一處的稻草堆上。 「基拉,你是來幫忙還是來玩的?」 看著基拉如孩童般的舉動,阿斯蘭又是一陣無奈。 「因為是第一次看到嘛!」 基拉賭氣地股起腮幫子,耳朵和尾巴則不安分的晃動,顯示主人的不滿,但看在阿斯蘭眼裡這般舉動只是突顯基拉的可愛罷了。 潛意識的,阿斯蘭眼神閃過一陣惡作劇的光芒。無可隱瞞,其實他打從一開始就很想這麼做。 「基拉,我在想‧‧‧在這裡吃好像也不錯!」 「咦?阿斯蘭要在這裡煮菜?」 基拉不解地歪頭仰看著阿斯蘭,卻沒注意到阿斯蘭那應當不屬於一隻兔子會有的詭異神色,正確來講,是陰險! 「直接吃的話味道應該不錯。」 「那阿斯蘭要吃什‧‧‧哇啊!你靠過來幹嘛?」 就在基拉還在消化阿斯蘭方才講的話,後者卻無預警的壓在基拉身上。 「我說啦!在這裡『吃』應該還不錯。」 「那也不用壓過來吧?很重‧‧‧唔!」 剩餘的話全數被後面的吻給硬吞了回去,阿斯蘭趁著基拉還想開口抗議的瞬間將舌頭溜進基拉的口腔,跟基拉的嫩舌玩起追逐戰。 見身下人臉色因缺氧而逐漸脹紅,阿斯蘭這才意猶未盡的放開基拉的唇。 「你做什麼拉~阿斯蘭?」 基拉大口的喘氣外加怒視著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渾然不覺自己的現在的樣子有多誘人。 「我在吃東西啊!」 阿斯蘭笑得一臉人畜無害,卻讓基拉大為火光。 「那也不用吻我吧!?」 「沒辦法~誰叫基拉這麼可愛呢,讓人想一口吃下去啊!」 阿斯蘭將臉湊進基拉,薄唇滑過基拉水嫩的臉頰,接著是眼瞼、鼻樑,最後是那小巧的櫻唇。 「唔恩!」 基拉半推半究的反抗阿斯蘭,可惜這只是讓阿斯蘭的慾望更加壯大。 一吻方休,阿斯蘭轉而攻向基拉的粉頸,大掌則一把撕裂基拉的衣物,並用殘留在基拉身上的衣服碎片將基拉的雙手反綁在後面。 阿斯蘭吻持續向下蔓延,來到基拉胸前兩片茱萸時刻意逗留好久。 「阿斯‧‧‧別‧‧‧」 基拉勉強用著殘存的意志好抵制自身的慾望,可無奈從口中流出的是陣陣呻吟。 突然間,阿斯蘭低頭含住了基拉的慾望,自根部到頂端,舌頭不時逗弄,惹得基拉更加嬌喘連連。 不一會,基拉便在阿斯蘭的口中釋放。 「比我想像中要敏感嘛~基拉!」 一口吞下口中的液體,阿斯蘭接著將基拉翻轉過來趴在稻草堆上背對自己,手指沾了些許殘留的濁白順勢滑入基拉的內部,不時地搔括著。另一隻手當然也沒閒著,一把握住基拉的慾望且不斷的套弄。 「唔唔‧‧‧阿斯蘭‧‧‧還‧‧‧‧‧‧」 理智的最後一道防線早已被沖破,現下的基拉滿腦子只想滿足己身的渴望。 八成是嫌穴口還不夠放鬆,就在阿斯蘭塞入第三根手指的同時亦然整個拔出,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舌頭,沿著股線不斷來回。 倉庫裡不斷傳出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響。 「阿阿‧‧‧阿、阿斯‧‧‧」 基拉已是不能言語,只有不斷地擺動腰支來顯示自己的欲求不滿。 「想要嗎,基拉?」 咬住基拉的耳骨,阿斯蘭故意在基拉耳邊吹氣,惹起後者一陣輕顫。 「說吧,基拉!說你想要。」 阿斯蘭用他的昂揚有意無意的在基拉的穴口來回磨蹭,就是不進入。 唔,這隻死兔子!!! 基拉在心理咒罵,可無奈湧自心頭的慾望越發強大,基拉只有放下最後一絲尊嚴。 「阿斯‧‧‧蘭,進‧‧‧來‧‧‧」 「這樣阿~那我就不客氣了!」 阿斯蘭一個挺進,進入了基拉的窄道。 「阿‧‧‧阿阿--------------------------!!」 不同於之前的快感排山倒海似的襲來,使得基拉更加縱情的浪叫。 「好痛!你出去拉,阿斯蘭!」 「放輕鬆,基拉,忍耐一下。」 瞧基拉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阿斯蘭其實也沒好到哪去,因為基拉實在夾得太緊了,讓阿斯蘭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基拉,深呼吸‧‧‧對,就是這樣!」 感覺基拉不再像剛剛那般緊繃,阿斯蘭於是開始進行抽插的動作。 基拉像是感受到快感般的,隨著阿斯蘭的動作不斷擺動身體,自口中流出的媚叫,更成了這場活春宮的催情劑。 隨著身體一陣顫動,在彼此適放慾望的同時雙雙達到高峰。 「唔‧‧‧‧‧‧」 勉強挪動身子,基拉感到納悶。 「怎麼‧‧‧這麼痛啊?」 睜開眼皮,映入眼簾的是自己一絲不掛且佈滿紅點的身子,驚訝的讓基拉險些從床上跌下來。 等等,床上? 基拉趕忙環顧四周,很確定這裡不是自家老窩。 「喔呀~你醒啦!」 門房外迎面走來一個身影,是阿斯蘭。 「呃‧‧‧阿斯蘭,我‧‧‧」 想起方才激情的種種,基拉雙頰泛紅,羞赧的低下頭,雙手不停地柔搓著棉被。 看著基拉一連串惹人發噱的舉動,阿斯蘭輕笑。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實在是你看起來真的很可口!」 走到床邊輕摸基拉的頭,阿斯蘭吻著基拉的面頰。 「什、什麼跟什麼嘛~」 基拉不高興的嘟著嘴,但心裡卻莫名有著一絲暖意。 「放心吧,我會負責的。」 阿斯蘭仍舊是一貫的微笑。 「以後你就住這裡吧!」 「我?住這裡?」 基拉不敢相信的瞪圓了眼,懷疑自己的聽力是不是退化了。 「反正你不也經常為找不到東西吃而煩惱?以後我替你張羅就行了,不過希望你能幫我看守菜圃。」 自己也不是那種讓人吃閒飯的類型,阿斯蘭很清楚。要基拉幫他看菜園是因為那次遇到基拉就覺得他的身手不錯,就是太善良了點。 「真、真的可以嗎?」 基拉再度高興地猛然抱住阿斯蘭,後者也二度感到一陣脫力,不過這不重要。 阿斯蘭輕撫基拉的髮絲,眼中突然閃過一抹疑似偷腥得逞的貓兒般的笑容,當然基拉是不可能看到的。 於是乎,咱們惹人憐愛的大野狼基拉從此和陰險腹黑的兔子阿斯蘭過著“性”福快樂的日子,真是可喜可賀! ---------------------------------------------- 我說過了,很RP。 採到地雷的,後果自己負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