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闇堂領域‧被遺忘的時代
關於部落格
─慾望和願望間求生存─
Unconscious Fantacy
俺搬家了~
  • 59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行者(七)(END)




已經無法想像沒有他的日子了,雖然才相處不過幾個月。

趴在窗台上看向天空,滿月的夜晚總讓他有不一樣的感覺。

無聊的用手指敲敲台面,司晨在心裡默數連他自己也不會形容的東西。

「究竟會在哪呢………」

 

 

一個影子遮住了月光,卻不是雲朵。

「我都不知道你還頗有詩意的?」

倏地一個人站在窗外的平台上。

任由頭髮隨風飛揚,銀白髮色在黑夜中散發可媲美月色的幽光,在一襲深色布料中更顯搶眼;緊身黑色質料讓整個人彷彿跟黑夜融為一體;佼好的五官正佈滿笑意。

「什麼時候學會賞月了?」

輕輕推開窗戶進來,卻在腳才剛踏上地毯的瞬間被抱個滿懷。

「怎去這麼久?」

「抱歉。」

「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

「我明白。」

「我很怕你就此消失。」

「所以我不是回來了?」

伸手拂過對方的瀏海,看來這次真的花太多時間了,瞧他跟之前相比顯得憔悴好多。

「黑眼圈都出來囉~

「也不想想誰害的。」

笑而不答,只是輕輕墊起腳尖往愛人唇上一啄。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滿月的夜晚,是個重逢的夜晚。

 

 

 

「很高興你真的回來了!」

第二天一早,傑歐看到苑像看到救命恩人似的衝過去握住他的手。

「你再不回來我實在不敢想像那個笨蛋繼續失魂落魄的樣子。」

「那還真是辛苦你了。」

一邊,看著在那有說有笑的兩個十字刺客,司晨怎也想不透這兩隻曾幾何時感情那麼好了。

 

 

『叩叩!』

 

 

 

一陣簡短的敲門聲打斷室內人們的思維。

「我進來囉……你好啊,會長大人~

「是你啊………」

「怎麼?因為跟老婆親熱不能就對旁人出氣了?這可不行的啊……」

「剛的話你有種再講一遍……」

一個空間頓時被劃分成兩塊,一塊顯得不知所措,另一塊則蓄勢待發…………

------×××------×××------×××------×××------×××------

「哼!看你過得很快活嘛………體重多少了?」

「你不覺得問人這種私密問題很不禮貌嗎?」

「在怎樣無禮也不像你,完全沒有半點十字軍該有的影子~我這是第幾個工會了?」

「怎麼?有人硬性規定十字軍不能跳工會了?」

「至少也該有點誠意吧……哪像我,從來沒對工會變心過。」

「作會長的也敢變心就真的太沒天理囉……」

OOXX@#$%^&*………」

不去理會在旁邊氣得直跺腳卻又無法反駁的傢伙,十字軍一個自顧走到被冷落多時的兩個十字刺客身旁。

「嗨!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了~我是聖殿十字軍卡洛伊.賽菲斯。」

伊尹.苑.薩登菲爾,你好………」

「我一直很想問,你究竟是十字刺客還是神射手?」

「嚴格說來,你現在看到的是本尊,神射算是我的另一個身分。」

「原來如此……」

 

雙重身分……是嗎?

 

「不管如何,總之從今天起我跟你就算站在同一線上,以後也請多指教了~

行了個紳士禮,執起對方的手往手背就是一吻。

「?!」

「嘎啊啊啊啊啊───臭卡洛伊你這該死的對小苑做了什麼!!!??」

一個箭步衝過來抱緊滿臉通紅的十字刺客,司晨對著卡洛伊就是破口大罵。

「沒做什麼啊,這不過就是我們之間的一個禮節罷了。」

「我聽你在胡扯!」

「放心吧~我對於已經死會的沒興趣,況且我有新的目標了。」

 

辦公室的另一邊,趁著空檔在整理桌上文件的傑歐沒來由打了個冷顫,直覺告訴他要趕快離開此地卻在轉身的瞬間又迎面撞上某個東西。

「怎麼每次你跟我都用這種方式打招呼啊?還是說這是你個人的習慣?」

「…………怎又是你?」

 

老天!誰來告訴他究竟他是招誰惹誰了?怎兩次都撞到同一個人……………

 

「你是副會長傑歐.洛克吧?有聽說過你。」

「你……好喔………」

不停眨著眼睛,傑歐呆然看著那逐漸放大的臉龐。

「我上次有跟你提過你的眼睛很漂亮對吧?仔細看,還真的非常漂亮。」

深遂的褐色帶著透明,如同琥珀一般。卡洛伊著迷般的伸手撫摸。

「痾……那個你………」

「往後也多指教了~

順勢堵住對方欲言又止的嘴,傑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被吻了?!他整整保留了要20多年的初吻就這樣沒了??!!!

 

「唔……你這該死殺千刀披著十字軍外皮的大變態流氓大色狼!!!!!」

奮力推開對方接著往腹部就是一踹,傑歐現在只有惱羞成怒可以形容。

「嗯,夠潑辣,我喜歡。」

「我○你媽的別想再出現在我眼前!!!」

隨即甩門離去。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有被虐傾向?」

「我那叫自我挑戰~那麼我就不打擾了,你們繼續。」

很恭敬的走出房間,甚至還很好心的把門上鎖。

 

「好了~已經沒有人會來礙事,我們繼續吧!」

「等等,現在大白天誒!你該不會是想…………」

「所以更有刺激感不是嗎?」

「你這個用下半身思考的精蟲!!」

「那也只針對你~

無視上面被堆滿的文件,就著辦公桌辦起正事。

忙亂中一疊文件被打散落地,其中一張上面明顯寫著──

 

 

 

 

 

 

 

本人伊尹.苑.薩登菲爾,自此願加入工會匿行者,聽從工會長司晨.洛克海爾的領導,並發誓對工會絕對效忠,直到工會解散的那天………
------×××------×××------×××------×××------×××------
我填完了,我真的填完了~(歡呼)
後續請自行想像吧~我已經死了(大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